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深圳特区40年 | 谢湘辉:驭东风而疾行 起浪潮于特区

2020-10-21 18:37 · 作者:   阅读:7784



察势南下,驭风疾行。躬身入局,挺膺负责。在自身发展与城市进步的良性循环中,谢湘辉找到了知产人的责任与归属。


作者 | 秋水


“来了就是深圳人!”行走在深圳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这句简单又有温度的宣传语。作为改革开放的试验田,深圳历来以包容开放的姿态迎接每一位敢闯敢拼的有志之士。有人在这里找到了方向,有人在这里实现了创业梦,也有人在这里找到了责任与归属,成为了时代的弄潮儿。

 

本次,知产力走近国浩律师(深圳)事务所合伙人谢湘辉,解锁他“潮”起深圳的特别故事。

 


梦起深圳

 


金秋十月,北雁南归,位于南海之滨的深圳阳光普照,花草争艳。自改革开放设立经济特区以来,深圳的城市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落后老旧的边陲小镇蜕变成四通八达的国际化大都市,传统的手作小渔村进化为科技创新之城。在谢湘辉眼里,这里无疑是宜居宜业的不二选择。

 



图片 | 网络


谢湘辉是国浩律师(深圳)事务所合伙人,先后取得华东政法大学国际经济法硕士、英国杜伦大学国际商法硕士、武汉大学知识产权专业博士等多个学位。在扎根深圳以前,谢湘辉曾担任广州市政府及多家国内外企业的法律顾问,在国际仲裁和经济领域纠纷纵横十余载。

 

2008年,凭着对深圳的热爱及自身职业发展需要,谢湘辉南下深圳加入国浩律师(深圳)事务所,准备深耕知识产权领域。“工作了一段时间以后,我认为必须要走律师专业化、律所规模化的道路,再加之深圳透明、成熟的市场化环境,能为律师提供更合适的发展机会,所以就选择在这里落脚。”谢湘辉补充道。

 




来到深圳执业不久,谢湘辉便接到了一起棘手的商标确权、侵权纠纷案。2010年,苹果公司和IP申请公司以深圳唯冠不履行"iPad"商标转让义务为由将其诉至法院,苹果公司向法院请求判决“iPad”商标权的所有权,并向深圳唯冠求偿400万元。该案事关苹果公司能否合法、正常地在中国大陆销售iPad产品,引发海内外广泛关注。

 

“当时的深圳唯冠几近破产,但它坚持声称公司是中国大陆“iPad”商标的所有权人,所以找到我们帮其应诉与维权。经过对案件的全面评估,我们认为深圳唯冠是有道理的,于是便接受此案。”谢湘辉回忆道。

 

一边是富可敌国、实力雄厚的电子通讯大鳄,一边是虎落平原、濒临倒闭的深圳企业,这场颇具戏剧性的蚁象之战对谢湘辉及其团队来说犹如刀尖舔血。“当时的舆论几乎倾向苹果公司,内外承压之下我们代垫了海关备案费、商标续展费、差旅费以及其他诉讼费等各种费用,辗转法院和各城市开庭、维权,通过海关查处、工商查处、侵权起诉,使得深圳唯冠在商标权属案和商标侵权案两案一审中大获全胜,最终迫使苹果公司在二审开庭后接受谈判和解。” 2012年,二审法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透露,苹果公司向深圳唯冠支付6000万美元购买iPad商标,一场轰轰烈烈的商标纠纷案最终以和解收场。

 

“一审判决后,全球超过几十家媒体记者对我进行现场和电话采访,那一天从上午到下午基本上就没有停过。二审开庭后,我也体验到以前美国电影里面律师从法庭出来被所有媒体记者追逐的场面”。距iPad商标案落幕已有8年之久,再次谈起这场特殊的诉讼经历,谢湘辉依旧记忆犹新、神采纷扬。公开资料显示,iPad商标案入选2012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成为国内迄今为止所审结的赔偿金额最大、社会影响最大、国内外关注度最高的商标维权案件。

 



上海浦东法院苹果iPad商标侵权案开庭结束媒体采访 作者供图


经此一“战”,谢湘辉的知名度迅速打响,代理的知识产权案件量一路水涨船高。此后,谢湘辉还成功为腾讯、广东小天才、太平洋保险、欧菲光、美国约克公司等国内外知名客户提供知识产权法律服务。同时,凭借扎实的理论基础和丰富的司法实践,他更多次受邀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华东政法大学、深圳律师学院等地举办讲座,授人以渔。

 



作者供图


伫立在谢湘辉办公室的书柜里,林林总总陈列了“中国十五佳诉讼律师”“广东省知识产权专家库成员”“中国涉外律师领军人才”等诸多荣誉。笔者在打开柜门的那一刻,像是翻起一本阅之不尽、写之未完的自传。

 




南下深圳十余载,谢湘辉的知产律师梦插上了腾飞的翅膀,飞翔盘旋在祖国的南海之疆。他满怀感慨地说道,助他腾飞的外力,正是深圳这座城市,是被改革开放唤醒的科技创新之城。“在技术密集型的城市里,知识产权服务业的市场需求非常广阔,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离不开深圳给予的机会”。




特区弄潮儿


专业的法律服务和前瞻的时势判断成就了今日的谢湘辉,但他的知产之路又绝不囿于诉讼、仲裁等律师业务上。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深圳市2019年知识产权发展状况白皮书》显示,一年来,深圳以打造知识产权强国建设高地为目标,先行探索、率先示范,推动知识产权创造、保护、运用等各项工作再上新台阶。其中,2019年深圳国内专利申请量达261,502件,同比增长14.39%;累计有效注册商标量1,396,734件,同比增长36.11%,有效注册商标量居全国大中城市第三名。
 
但与创新实力不匹配的是,知识产权维权举证难、周期长、成本高的现象还普遍存在,始终困扰着创新主体健康发展。作为知识产权保护链的最前端,谢湘辉可谓深有体会。
 
作者供图

谢湘辉谈道,深圳一家知名珠宝设计企业发现某网上商城出现仿冒产品,产品库存多达10万多件,但由于查不到销售记录,最后法院只判赔1万多元,其中还包括律师费和公证费。和数以万计的侵权产品及难以量化的维权成本相比,1万多元的判赔额与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相差甚远,显然缺乏司法保护的震慑力。提及这起案件,谢湘辉至今痛心疾首,他直言道:“探索惩罚性赔偿机制是保护创新主体、维护市场秩序的重要手段。”
 
事者,生于虑,成于务。2016年3月,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龚稼立在两会中提出要加大保护、引入惩罚性赔偿的立法建议,引发业界广泛热议,谢湘辉连同数十家律所上百位知产人共同呼吁表示支持;2017年,深圳市法制办就《深圳经济特区知识产权保护条例(送审稿)》(下称《条例》)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谢湘辉作为深圳律师协会知识产权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深圳市人大立法调研基地专家,多次组织相关律师专家对《条例》进行讨论,“总共征集到25条修改建议,将近一半的专家建议均被采纳”。
 
2019年3月1日,该《条例》正式落地实施,主要亮点包括:建立行政执法技术调查官制度、5年内侵犯同种知识产权可双倍处罚、侵权单位5年内不得承接政府投资项目等,被外界称之为“最严知识产权条例”。2020年6月30日,修正后的《条例》加大对故意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惩戒力度,明确六种故意侵犯知识产权情节严重的情形,可在国家法律规定的惩罚性赔偿幅度内从重确定赔偿数额。
 
谢湘辉表示,最严《条例》的出台将有效破解知识产权维权周期长、举证难、赔偿额低等问题,为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提供制度保障。“但从落地与实践的角度来看,仍然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庭前积极取证、庭审据理力争是律师给多数人留下的刻板印象。但谢湘辉表示,知产律师作为司法实践中的第一线,能更快、更全面地感知深圳知识产权建设中存在的问题,理应成为市场主体的“扬声器”、社会矛盾的“调节器”和打造知识产权强国建设高地的“助推器”,“充分发挥好律师的服务职能,是当下每位知产人应该肩负起的责任和使命”。
 
谢湘辉脚下的知产路,因专注而有深度,因责任走出了广度。
 



提高服务水平 与深圳同频共振


沧海变桑田,改革开放掀巨浪。过去40年深圳诞生了诸如腾讯、华为、中兴等一批又一批的优秀企业,PCT国际申请量位居全国之首。但与此同时,知识产权新类型、疑难复杂案件日益增加,极大考验着深圳法律的服务能力。
 
此外,在刚刚过去的10月11日,深圳综合改革试点方案横空出世,明确打造知识产权保护标杆城市,深圳先行示范踏上新征程。
 
新形势、新使命不仅考验着深圳改革开放的勇气与魄力,同样也对深圳的法律人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尤其是对专业性极强的知识产权律师而言,更是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在冗杂的律师生活工作中,谢湘辉将阅读当成能量补给和学习的重要途径。在他的书单里,既有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等专业技术书籍,也有司法解释和判例等法律知识。在经年累月的坚持中,这一习惯早已模糊了兴趣与工作的边界。


 



除此之外,谢湘辉还十分注重观点的总结与碰撞,在各大平台上发表了《从IPAD商标确权案看知识产权案件的识别》《红罐之争,谁应胜出—试论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权与商誉的归属》《试论虚假宣传不正当竞争的判断标准》《快播的“罪”与“罚”》等等深度文章,还出版了专著《知识产权权利冲突:理论与案例分析》。他坦言,“学习不能闭门造车,发表出来不仅能更好梳理总结自己的成果,学以致用,同时还能跟外界进行交流与观点碰撞”。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身处改革开放的洪流之中,这些要求还远远不足以提升自身的法律服务水平。谢湘辉表示,如何系统、全面提升律师服务的专业性,也是他接下来要思考的问题。“社会经济的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催生诸多新型疑难复杂案件,所以知产律师的学习是没有尽头的。只有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才能与深圳的发展实现同频共振”。
 
察势南下,驭风疾行。躬身入局,挺膺负责。在自身发展与城市进步的良性循环中,谢湘辉找到了知产人的责任与归属,身体力行地阐释了如何成为“深圳人”。

“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我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深圳这座城市,我是不会离开的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产力立场)



  • “江小白”赢了(附最高法再审判决)

    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果,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重磅发布 | 2017年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

    由知产力与IPRdaily联合推出的2017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正式发布!本次活动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旨在对2017年度我国知识产权代理服务行业进行回顾与总结。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