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中国游戏海外涉诉分析(一)

——“FNC不方便管辖抗辩”
2018-09-02 21:03 · 作者:孙磊   阅读:1085

——“FNC不方便管辖抗辩”


作者|孙磊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独家首发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4899字,阅读约需10分钟)


写在前面的话


由于版号审批不畅,从客观上加速了各游戏厂商的业务转型,目前看是两条路:


一种是电子竞技,无论是网易的“NEXT”计划,在上海重金拿地押宝电子竞技,还是王思聪少爷的熊猫TV神秘变卖,加上目前亚运会的重大政策利好,电子竞技可能会提前(注意是“提前”)迎来它的第三次拐点——第一次拐点是“二三线城市的网吧模式”,第二次拐点是“富二代模式”,而这次是产业模式。


另一种是游戏出海。


实际上从几年前开始,各厂就已经开始陆续出海试水,而到了近几年,早期试水的纷纷已立住了自己的位置、收到了利益回报。但同样,游戏出海就意味着大量的纠纷要在海外处置,对于中小厂商,是一个不小的压力。本次借近期中国游戏在海外涉诉的情况,做一系列简要的八卦,以期给大家提个醒。


一、 啥叫FNC


假使你真的被人在美国告了,那么第一件事就是先熟悉国外的诉讼制度,找个好律师,进行Pleading(对于pleading的尺度拿捏很重要,下期会讲到)。其实就像孩子在外面和人家打架,第一反映一般都是“有本事和我出去打?!”,而人在美国,“出去打”也是人家的地头儿,那么最现实的问题就是:如何把管辖拉回中国。 此即为我们今天所说的使用“FNC”原则。


FNC(Forum non conveniens)是一个拉丁语词组,意为“法院是不方便的”,部分法院在涉及1404条(a)款所进行移送时会使用这个词,但其更常见的情况是,撤销一个案子。首先我们要明白,FNC原则并不是仅仅用于美国法院往其他国家甩案子的情形,美国独特的州法和联邦法体系下,不同的州司法体系不同,比如阿拉巴马州和印第安纳州法院之间就无法移送,当事人只能通过申请FNC,先由前者法院撤销案件,其后再到后者法院重新立一个新案子;其次,其考量因素很多,成功概率很低。


当然,成功概率低并不代表“不能成功”。下面就举一个业内都关注的通过FNC的案例。


二、RIOT GAMES, INC  V. SHANGHAI MOONTON TECHNOLOGY CO., LTD  Case No. 2:17-cv-4986  MWF (SSX)


《LOL》和《mobile legend:bang bang》的案子,业内应该都在关注。当然,头阵的新闻铺天盖地的“沐瞳赔了1940万”,弄得很多人一脸懵逼,以为和大鹅厂的著作权案子已经了结了。其实看判决就知道,这是腾讯对之前员工的劳动争议诉讼,无非是把之前做员工时的股权激励算做了竞业禁止的金额,而股票按现值计算,等于这些年帮老东家代持股票了而已,与核心的知识产权案件无关。实际上,沐瞳和拳头公司在美国的“无尽对决”,恰好就成功使用了“FNC”,将美国的案件以“不方便管辖”原则撤销掉了,而拳头公司也最终放弃了上诉。

(一)案情


2016年7月11日Mobile Legends: 5v5 (“5v5”) 在巴西Google Play商店上架。2016年8月19日游戏被更名为Mobile Legends: eSports MOBA(简称“eSports”)。2016年8月底,经拳头公司的要求,谷歌从其游戏平台移除了“eSports”,游戏在经历一些重大修改并移除争议内容后于2016年9月9日再次上线。2016年10月11日,沐瞳发布了Mobile Legends: Bang Bang(“Bang Bang”),该游戏于2016年10月31日开始在美国Google Play商店和苹果商店上架。


拳头公司是一家在特拉华州成立的电脑游戏开发商,总部设在洛杉矶。 拳头公司创建、设计、开发、更新和营销流行电脑游戏“英雄联盟”(LoL),并在2009年发布。2011年2月,腾讯收购了拳头公司的多数股权。2015年12月,腾讯收购了拳头公司的余下股权,拳头公司成为腾讯的全资子公司。拳头公司管理自己的日常事务,拳头公司的员工由拳头公司负责支付报酬并向拳头公司管理层报告,腾讯没有参与英雄联盟的开发和设计。 拳头公司拥有英雄联盟的著作权,但已经将在中国发行权和其他权利独家授权给腾讯及其附属公司。


2017年3月,腾讯在中国法院起诉沐瞳和沐龙,诉称Mobile Legends侵犯腾讯王者荣耀的著作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腾讯主张其“独立构思和开发”王者荣耀 “的游戏软件和所有游戏内的元素,包括但不限于游戏地图,角色图像,游戏场景,道具和设备,用户界面,图标和美术作品,音乐 ,动画,视频等”。


拳头公司的指控涉及三款游戏,《Magic Rush》: “在发布并向公众出售的Magic Rush游戏中,包含了一些可玩的英雄,每一个都是对英雄联盟中英雄的近似复制” ;《5v5》和《Bang Bang》: 拳头公司指控该等游戏“使用的战场几乎与英雄联盟中的召唤师峡谷完全相同。”“例如 5v5直接地盲目地复制了召唤师峡谷的整体外观和感觉,例如独特的色彩组合,纹理和地形设计( 如楼梯台阶,岩石和灌木丛的位置和数量)。此外,作为本案另一个看点,拳头公司说明了其和王者荣耀之间的关系,即,没有关系(Riot does not possess any ownership rights in King’s Glory)。


沐瞳公司抗辩称,本案是腾讯和沐瞳两个中国公司之间战争的一部分,腾讯意图通过平行版权诉讼来打压竞争对手。然而,该平行诉讼策略是对法院系统的滥用。腾讯和拳头公司的控诉完全不一致。沐瞳提出了FNC动议,主张本案应该由中国法院管辖。

 

(二)不方便管辖的判断因素


在Piper Aircraft Co. V. Reyno 经典案例中,航空公司Piper Aircraft的一个小型飞机在苏格兰坠毁,机上6人全部死亡,其中一名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居民Reyno由于被法院认定为其中一个死者的遗产管理人而加入了诉讼,Piper Aircraft将案件转移到了加利福尼亚州中部地区的联邦法院,该法院又将该案移送到了宾夕法尼亚州中部地区联邦法院,而后者直接以FNC“不方便管辖”撤销了该案,最终打到了联邦最高法院,其支持了FNC的决定,并提出了FNC的联邦标准。


1(公共利益因素):

(1)维持案件的管理困难

(2)地方化纠纷(localized controversies)在本地审理的地方利益

(3)让案件由精通被适用法律审理的可能

(4)回避法律冲突或在适用外国法中的不当问题(undue problems)

(5)与本地无关的案件中让本国人承担陪审团义务的不公平


【沐瞳案中,法院提出的标准为:(1)本地的诉讼利益(2)法院对准据法的熟悉程度(3)地方法院和陪审团的负担(4)法院拥挤度 (5)解决一个和某一法庭无关争议的成本】


2(私人利益因素)

(1)获取证据的相对容易性

(2)利用传票传唤证人出庭的难度

(3)证人出庭的成本费用


【 沐瞳案中,法院提出的标准为:(1)当事人和证人的居所地; (2)在法院诉讼对当事人的方便性; (3)获取物证及其他证明的来源; (4)是否能强制证人作证; (5)证人出席诉讼的费用; (6)判决的可执行性; (7)使案件更易审理,快捷,廉价的审理的其他实际问题。】


(三)沐瞳案的分析


(符号:— 代表中立;√代表不影响FNC;ⅹ代表影响FNC)


1(公共利益因素)


WeChat Screenshot_20180902205334.png


2(私人利益因素)



3、结论


从公平和可操作性考虑,本院不是最佳审理法院,如果没有腾讯在中国与沐瞳的未决诉讼, 拳头公司很容易在美国起诉。但是考虑到本案所有相关的公共和私人因素,和本案的特殊情况,法院认为以下几个点能够支持授予FNC动议的观点:


(1)拳头公司是腾讯的全资子公司,腾讯在中国作为英雄联盟被授权方的地位,以及拳头公司和腾讯有记录的著作权维权行动协作。


(2)腾讯在中国针对沐瞳的诉讼,腾讯和拳头公司潜在的冲突诉求,以及可能出现不一致判决和对腾讯和拳头公司的双重赔偿。


(3)如果在中国诉讼,拳头公司可以根据28 U.S.C. § 1782对美国有的中立第三方(苹果和谷歌)进行质证,如果在美国诉讼,沐瞳无法质证腾讯。


(4)如果在中国诉讼,拳头公司有能力从苹果和谷歌获取充分的资料,但如果在美国诉讼,沐瞳无法从腾讯处获得充分的资料证据。


据此,法院同意了沐瞳提出的FNC动议。

 

我们可以看出,美国法院对于FNC原则的适用上拥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而要成功抗辩成功,12个指标中至少要有半数以上的“√”和尽可能少的“X”,而沐瞳案中,沐瞳作为被告在12个指标中争取到了7个“√”和半个“X”(因为第7个私人利益因指标分为两个问题,一个得到了“√”,另一个得到了“X”,所以整体评价时以半个计算)。而在具体案件中,由于被两个主体在两国同时起诉、而两个原告的主张基本一样,就存在法院如何判断两个不同的原告的游戏之间的相似度问题。


2007年联邦法院在案例中重申了FNC的重要性:当司法救济证明这样做必要时,法院可以绕开对人管辖和对事管辖,直接根据不方便法院原则处理诉讼。作为中国游戏公司在海外(尤其是美国)被诉的情况下,FNC应该前期诉讼策略的首选,如何把握节奏,沐瞳案虽有特殊性,但不失为一个成功的参考案例。


  • 对话IP人|维诗杨安进:十年磨砺,工匠精神铸就知产精品所

    无论是早年的谷歌拼音输入法专利侵权案,还是近年受到广泛关注的西电捷通公司诉索尼移动公司标准必要专利侵权案,抑或佰利公司投诉苹果手机外观设计专利侵权纠纷,北京市维诗律师事务所均凭借精湛的专业能力为客户争取最大利益的同时,也获得了业界的赞誉。维诗律所至今已走过十年风雨,知产力邀请维诗律所执行合伙人杨安进律师,分享他心目中知识产权行业的工匠精神。
  • 2018年专代考试相关法难度提高59.9%!

    ——大数据视角下的试卷难度量化分析
  • 晓知论知|机场高价餐饮真是“垄断”惹的祸吗?

    机场高价餐饮作为被广大消费者吐槽已久的现象并不鲜见,而在相关分析解读文章之中,“垄断”似乎已被定论为是机场餐饮高价的根本原因,俨然成为罪魁祸首。那么机场的高价餐饮真的是“垄断”惹的祸吗?本文拟略作探讨。
  • 袁隆平题字遭“乱用” 湖北公司赔一元

    名人题字对于企业宣传而言是一件提升知名度及利于自身宣传的一件好事,可是使用不当一不小心这一“好事”也能摊上官司。
  • 一次撤三案件庭审中“旁观者”的思考

    这是一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开庭。作为“无作为”的第三人,我更像是一个“旁观者”,所谓“旁观者清”,让我有意外收获的是,我“无所事事”的两个小时,面对对方律师、商评委以及法官的当庭表现,有很多观后感。
  • 对话IP人|维诗杨安进:十年磨砺,工匠精神铸就知产精品所

    无论是早年的谷歌拼音输入法专利侵权案,还是近年受到广泛关注的西电捷通公司诉索尼移动公司标准必要专利侵权案,抑或佰利公司投诉苹果手机外观设计专利侵权纠纷,北京市维诗律师事务所均凭借精湛的专业能力为客户争取最大利益的同时,也获得了业界的赞誉。维诗律所至今已走过十年风雨,知产力邀请维诗律所执行合伙人杨安进律师,分享他心目中知识产权行业的工匠精神。
  • 2018年专代考试相关法难度提高59.9%!

    ——大数据视角下的试卷难度量化分析
  • 晓知论知|机场高价餐饮真是“垄断”惹的祸吗?

    机场高价餐饮作为被广大消费者吐槽已久的现象并不鲜见,而在相关分析解读文章之中,“垄断”似乎已被定论为是机场餐饮高价的根本原因,俨然成为罪魁祸首。那么机场的高价餐饮真的是“垄断”惹的祸吗?本文拟略作探讨。
  • 袁隆平题字遭“乱用” 湖北公司赔一元

    名人题字对于企业宣传而言是一件提升知名度及利于自身宣传的一件好事,可是使用不当一不小心这一“好事”也能摊上官司。
  • 一次撤三案件庭审中“旁观者”的思考

    这是一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开庭。作为“无作为”的第三人,我更像是一个“旁观者”,所谓“旁观者清”,让我有意外收获的是,我“无所事事”的两个小时,面对对方律师、商评委以及法官的当庭表现,有很多观后感。
  • 对话IP人|维诗杨安进:十年磨砺,工匠精神铸就知产精品所

    无论是早年的谷歌拼音输入法专利侵权案,还是近年受到广泛关注的西电捷通公司诉索尼移动公司标准必要专利侵权案,抑或佰利公司投诉苹果手机外观设计专利侵权纠纷,北京市维诗律师事务所均凭借精湛的专业能力为客户争取最大利益的同时,也获得了业界的赞誉。维诗律所至今已走过十年风雨,知产力邀请维诗律所执行合伙人杨安进律师,分享他心目中知识产权行业的工匠精神。
  • 2018年专代考试相关法难度提高59.9%!

    ——大数据视角下的试卷难度量化分析
  • 晓知论知|机场高价餐饮真是“垄断”惹的祸吗?

    机场高价餐饮作为被广大消费者吐槽已久的现象并不鲜见,而在相关分析解读文章之中,“垄断”似乎已被定论为是机场餐饮高价的根本原因,俨然成为罪魁祸首。那么机场的高价餐饮真的是“垄断”惹的祸吗?本文拟略作探讨。
  • 袁隆平题字遭“乱用” 湖北公司赔一元

    名人题字对于企业宣传而言是一件提升知名度及利于自身宣传的一件好事,可是使用不当一不小心这一“好事”也能摊上官司。
  • 一次撤三案件庭审中“旁观者”的思考

    这是一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开庭。作为“无作为”的第三人,我更像是一个“旁观者”,所谓“旁观者清”,让我有意外收获的是,我“无所事事”的两个小时,面对对方律师、商评委以及法官的当庭表现,有很多观后感。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对话IP人|维诗杨安进:十年磨砺,工匠精神铸就知产精品所

    无论是早年的谷歌拼音输入法专利侵权案,还是近年受到广泛关注的西电捷通公司诉索尼移动公司标准必要专利侵权案,抑或佰利公司投诉苹果手机外观设计专利侵权纠纷,北京市维诗律师事务所均凭借精湛的专业能力为客户争取最大利益的同时,也获得了业界的赞誉。维诗律所至今已走过十年风雨,知产力邀请维诗律所执行合伙人杨安进律师,分享他心目中知识产权行业的工匠精神。
  • 晓知论知|机场高价餐饮真是“垄断”惹的祸吗?

    机场高价餐饮作为被广大消费者吐槽已久的现象并不鲜见,而在相关分析解读文章之中,“垄断”似乎已被定论为是机场餐饮高价的根本原因,俨然成为罪魁祸首。那么机场的高价餐饮真的是“垄断”惹的祸吗?本文拟略作探讨。
  • 2018年专代考试相关法难度提高59.9%!

    ——大数据视角下的试卷难度量化分析
  • 周末特稿|音集协“删歌《公告》”的法律分析

    2018年11月5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下简称“音集协”)在其官网中发布公告,要求所有的VOD设备生产厂商及卡拉OK经营者,删除蔡琴的《恰似你的温柔》、陈奕迅的《十年》等6000余首歌曲。
  • 袁隆平题字遭“乱用” 湖北公司赔一元

    名人题字对于企业宣传而言是一件提升知名度及利于自身宣传的一件好事,可是使用不当一不小心这一“好事”也能摊上官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