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傅钢:专业网游直播平台直播中“合理使用”问题的探讨

2017-12-04 18:50 · 作者:知产力   阅读:5669

作者 | 傅钢  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 高级合伙人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独家首发授权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8065字,阅读约需16分钟)


一、蓬勃发展的游戏直播产业及其著作权之困


2014年,亚马逊接近10亿美元收购美国极具人气的游戏直播平台Twitch,成为了2014年全球游戏直播行业最轰动的事件之一,Twitch所带来的资本效应超乎想象。在行业标杆Twitch的引领下,国内游戏直播产业风起云涌。2016年,中国网络游戏进入直播元年。国内游戏直播市场在这一年经历了井喷式的增长,用户数量突破1亿,市场规模较上一年翻番。


image001.jpg

《2017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研究报告》,p8


image002.jpg

《2017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研究报告》,p9


作为站在资本风口的游戏直播行业,电子游戏是助力其腾飞不可或缺的因素。从维基百科的定义来看,电子游戏(Video Game)是指所有依托于电子设备平台而运行的交互游戏。它的内核有三:代码(Code)+画面(Visual feedback)+互动(Interaction with users interface)。[1]代码是运行基础,画面是表达的呈现方式,互动则是游戏的特点。一名长期从事游戏开发的人员表示:一款游戏在设计之初就得构思好游戏的故事走向、玩家操作的不同效果。最后呈现在屏幕上的人机互动的画面均在游戏开发者所事先确定的框架内进行。[2]因此从游戏的运行机制和游戏视频诞生的本质来看,游戏开发者之于游戏画面是创作者之于作品的关系。


近年来,第三方直播游戏的行为引起了不少游戏开发商的警觉。2015年,任天堂封禁了YouTube著名游戏主播Angry Joe的任天堂游戏视频;[3]同年三月,英雄联盟Riot总裁阻止Twitch平台直播韩国职业选手Faker的游戏实况,因为Faker与另一平台Azubu签订了天价直播合约,Azubu平台拥有Faker所有直播画面的版权。[4]近日国内广州知产法院一审判决YY平台在游戏直播中侵犯了网易游戏《梦幻西游》的著作权。[5]这一系列的警告、封禁、起诉行为再次将大众视野聚焦至游戏产业的多元化市场竞争中,其中最为关切的焦点在于——专业网游直播平台组织主播对游戏视频的直播行为是否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侵权行为,若构成,是否能用“合理使用”进行抗辩。

 

二、网游直播行为所涉关键词的定义


笔者认为,游戏产业还在不断发展中,理论界、司法界对游戏产业、游戏作品的认知也在逐步深化中,目前阶段尚不宜对游戏相关的问题做简单的类型化归纳,还是限定一定的条件对特定主体的具体行为做相对具体分析为宜。


首先,本文讨论的主体是网游著作权人及其授权方与专业网游直播平台及其签约主播,而那些以生活视频为主的直播平台和部分个人玩家偶尔为之的游戏直播行为都不在本文讨论之列。


其次,本文讨论的客体是游戏作品,指的是游戏视频中达到一定审美高度、具有一定独创性的受到著作权保护的内容,这些内容可以是构成美术作品的人物形象、构成音乐作品的游戏BGM、构成文字作品的游戏历史介绍以及构成类电影作品的游戏整体视频等等。游戏画面中因为“混同原则”(The mergerdoctrine)、“场景原则”(Scenes a faire)而不构成作品的部分自然不受到著作权的保护,故不在下文讨论之列。游戏中抽象的游戏规则、战术策略、通关方式由于属于思想不属于表达,也不在下文的讨论之列。


再次,本文所述直播行为是指将实况场景信息实时编码压缩后进行网络输出发布的过程,英文对应Live Streaming。由于国内立法技术问题,本文认为该行为构成中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十七)项“应由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所控制的行为较为适宜。从著作权法送审稿三来看,则构成该送审稿中第十条第(六)项“播放权”所指的行为;从欧盟的版权指令(InforsocDirective)来看,构成第三条“向公众传播” 的行为(Right of communication to the public of works)。因此,在现行国内法框架下,本文认为直播行为所涉及的著作权利属于现行法框架下的“其他权利”,虽然这一权利看似表意含糊但不失为权宜之计。


至此,初步可以得出结论:在确定“作品(权利基础)+未经许可行使著作权专有权”两个前提下,专业网游直播平台的行为已经构成著作权侵权。


接下来需要讨论的是该侵权行为是否能够落入“合理使用”的范围,是否能在侵权的基础上找到一条免责之路。


三、游戏直播在“合理使用”规则下的检视


“合理使用”在著作权法中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6]其设计的主要原因在于平衡版权的垄断性对文化传播带来的限制。这种限制有外部性和内部性两方面。对于外部性而言,垄断性会妨碍社会整体的文化流通、再创造;对于内部性而言,垄断本身增加的交易和维权成本有时并不能抵消盗版带来的宣传收益。[7]在这种情况下设置“合理使用”机制,一方面,让公众得以在“特殊目的”(教育、公益、文化遗产、公众知情权等)下使用素材而不受著限制;另一方面,考虑到给予“个人许可的谈判成本相对于收益而言非常高昂”[8]不利于作品本身的传播,从而容忍了这种未经许可而使用的行为。这两个考虑因素在游戏直播问题中应当结合起来考虑。


对于第一项因素,世界范围内比较成体系的判断标准有国际条约[9]中的“三步检测法”(Three-step-text),欧盟版权指令(InfoSoc Directive)第五条和各国国内立法。笔者看来,“三步检测法”虽说是《伯尔尼公约》各成员国必须遵守的“圣经式”条款,但其规定模糊、笼统,亦只是成员国必须遵守的最低门槛,因此用其来指导某法域下个案,示明性不强。[10]同理,欧盟版权指令半开放式的模糊立法和法域的差异性也让移植带来困难。因此讨论比较多的判断标准在于国内《著作权法》第22条和美国版权法构建的合理使用原则。大部分学者、评论人认为适用国内著作权法时无法将直播行为落入合理使用,因此寻找美国版权法作为理论援引的突破口。笔者认为,单因国内司法裁判涉及到了美国标准即将其视为主要研究对象略为偏颇。英国作为世界第一部图书版权法制定国家,其合理使用(“Fair Dealing”)原则的设计非常精巧,且2014年《1988年版权,外观设计和专利法》(Copyright, Designs andPatents Act 1988)改革后新增的合理使用条款更适应了网络环境的著作权利用。同时,作为游戏电竞强国的韩国也对游戏直播的版权利用生成了成熟的行业规范。这两者的借鉴之处也许比美国合理使用的四要件更有可取之处。但为了让内容更有对话性,本文在下文依旧针对美国的合理使用及其“转换性”在游戏直播上的应用进行论述。


对于第二项因素,本文将在最后一段对许可的可行性作粗浅的讨论。


1.“转换性使用”原则简述


“转换性使用”原则从美国合理使用的四要件中衍生出,该原则着重考量了四要件里的(1)(4)两项,指:当对原作品的使用并非为了单纯地再现原作品本身的文学、艺术价值而是通过增加新的美学内容、视角、理念使原作品在被使用过程中具有了新的价值、功能或性质,从而改变了其原先的功能或目的的,即属于转换性使用。这种转换性使用,转换程度越高,对版权作品的原有和潜在市场价值的影响就越小,就越有可能符合第四项要件。[11]同时,“转换性使用”原则经历了从内容上(创作上)的转换扩张至功能上(目的上)的转换的过程。下文将对这两种转换分别做分析。


2.游戏直播不构成内容的转换性使用


内容的转换性使用原则源自美国最高院Campbell一案,该案确立了戏仿作品具有转换性,可以构成合理使用的先例。举两个现实中的例子,以便理解内容上的转换性使用原则。第一则是杜尚的《带胡须的蒙娜丽莎》(见下图)。假使达芬奇先生在世,其对于“杜尚完全照搬其美术作品,仅仅在画像上加两撇胡子”的行为也不能起诉著作权侵权,因为杜尚的行为可以构成转换性使用。经过杜尚的艺术添加,原作品《蒙娜丽莎》的艺术价值和魅力发生了转换,人们对该作品的欣赏重点不再是感叹达芬奇画作的透视效果和微笑的神秘性,转而关注到了画像在男性角色中可以体现的另类风情。与其类似的包括:复制一整首诗歌,但进行极具艺术高度的评论;或者为创作针对某作品的讽刺作品而全部利用原作。这些都是常见的构成转换用使用的情形。第二个例子是我国司法裁判上已出现的案例。电影《80后的独立宣言》的海报上使用了上海美影厂享有著作权的“葫芦娃”和“黑猫警长”形象,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该使用行为构成转换性使用。其主要原因是:“本案涉案作品在电影海报中的引用不是单纯地展现原作品的艺术美感和功能,而是反映“80后”一代曾经经历“葫芦娃”、“黑猫警长”动画片盛播的时代年龄特征,属于转换性使用,而且并不影响涉案作品的正常使用,也没有不合理地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利益,故构成合理使用。”

image003.gif

杜尚,《带胡须的蒙娜丽莎》,1964

 

由上述两例可知:不同于改编作品的“原作品的艺术价值和功能在新作品中并没有发生建设性的转换,而是以另一种手法被展示和实现”,内容上的转换性使用要求原作品对新作品在审美价值和功能上的贡献极低,新作品的主要审美价值主要来自于新使用者对其的贡献和创造。[12]在游戏直播过程中,玩家、直播平台对游戏作品是否添加了有建设性的贡献和覆盖性审美是值得商榷的。直播中的游戏画面的确包含了玩家的操作行为、解说行为,这部分行为在理论上不排除有构成独创性作品的可能性。


理论上,上述行为产生的作品可能是伴随原作品的改编作品,也可能是极具建设性与创造性的构成转换性使用的作品。就前者“改编作品”而言,其并不属于的转换性使用。有些专家认为游戏玩家打游戏的游戏画面构成演绎作品,根据玩家在其中的创造性高低这是有可能的。笔者绝不否认网游直播行业的兴盛离不开网游主播和直播平台的重要作用,但必须强调的是在网游直播行业中网游主播和直播平台的重要作用并不能吞并或消灭网游作品权利人的专有权利,演绎作品和转换性使用是两个概念。演绎作品不可避免的使用到原作品的独创性表达,其在利用原作品时需要取得原作者的同意,但是转换性使用是美国合理使用原则的一种,利用作品无需取得原作者同意。现在要讨论的是是否构成转换性使用的作品。这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但在现实的直播市场中几乎不可能发生。通常情况下,游戏解说主要是简单的 “跳伞”、“开车”、“跑圈、快跟上”、“你们怎么还在和SB嬉戏”…这些独创性低的用词,难以构成著作权上的口述作品。笔者在视频网站上看了《绝地求生》(Playerunknown Battleground)五五开、小苍、刘杀鸡等主播的直播,基本上解说内容以讲解游戏操作和抒发游戏心情为主。下图截频仅以五五开为例。

替换1.png

再对比杜尚对《蒙娜丽莎》、诗歌鉴赏人对诗歌本身、其他戏仿、评论性作品对原作品的评论性内容的“质”和“量”的类比,其艺术和审美高度达到了对原作几乎颠覆性、覆盖性的程度。而游戏直播中的解说和放映电影的解说很类似,若某人直播整部电影并进行间歇性的评论,很难说对电影这个视听作品构成了转换性的使用。理论上,除非游戏主播利用游戏讽刺政治时事且其讽刺效果极具艺术欣赏性,或者在类似扫雷、围棋的游戏设置中用棋子画了一幅“蒙娜丽莎”。目前来看,现实中的主流游戏主播直播游戏视频时几乎没有这方面的应用。


3.游戏直播不构成功能的转换性使用


功能上的转换性使用原则的建立主要源自两个典型案例,“网页搜索结果缩略图展示”案和“谷歌数字图书馆”案。前者构成转换性使用的理由是:“网页图片搜索服务虽然没有对原有图片增加新的内容改变原作,但是实现了一个与原有作品“完全不同”的功能…促进了网络信息搜索…且没有取代对原有信息的需求”。后者在国内案件判决书中的理由是“被告对原告作品的片段化使用无法使得读者完整地获知作者思想感情,较难认定其属于对原告作品的实质性使用。”[13] 类比分析这两个案例的裁判理由,可以发现,在新的使用行为中实现了与原有作品“完全不同”的功能、让受众“无法完整获得原作品作者的思想感情”是构成功能上转换性使用的判断要件。


针对游戏直播行为,我们先从比较容易理解的第二点进行分析。对于第二点来说,游戏直播一般不少于20分钟的时长和完整内容很显然可以让参与直播观众完整得获知表达背后的思想感情。对于第一点来说,直播也没有表现出和原游戏作品完全不同的功能(审美性)。观看游戏直播的用户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是为了观看游戏视频的炫丽美感。若原游戏制作粗糙,其直播能够吸引的人数也会大大减少。对比谷歌缩略图案件,缩略图的审美价值高低其实并不影响最后搜索结果的准确性,这种功能差异性的跨度远远超过了游戏审美性和游戏可玩性之间的跨度。游戏直播的确存在让更多人“玩游戏”的目的,但问题在于1)这里一部分人“玩游戏”目的不排斥另一部分人有“看游戏”的目的;2)“玩游戏”本身也蕴含“看游戏”的行为,没有一个电竞游戏玩家是闭着眼睛操作的。如果游戏画面粗制滥造,人物比例失调,树不像树,房不像房,说好的CG动画炫技(Computer Graphics)却成了5毛特效,这种拙劣的审美体验会直接影响游戏玩家的体验。因此,“美感”是蕴含在“好玩”里面的,想要达到好玩的目的离不开“美感”这一功能的加持,二者之间不存在功能上本质的转换。


4.“转换性使用”中游戏市场替代的问题


4.1游戏市场的定义


前面两点主要是针对转换性使用所反映的合理使用四要件中的第一个要件,而游戏的市场替代性或者潜在市场替代性(衍生市场)的问题也是转换性使用所需考量的重要因素。所谓“转换性越低,市场替代性就越高”,若市场替代性低则说明很可能构成转换性使用。对于这个问题,有学者提出“游戏市场”是指游戏玩家购买/下载游戏所产生的交易市场,包括首次下载/购买游戏和后续装备购买产生的交易;游戏直播中产生的收益并非游戏制作者预先计划的收益,因此新兴市场不会对“原有市场”产生替代,反而因为直播的广泛传播对原本的游戏市场有促进作用。这一预设,本身是值得推敲的,它既忽略了理论层面的推理又不符合游戏产业的实际操作。


举个例子,迪士尼动画形象,按照上述逻辑,应推定其著作权的主要市场在售卖卡通动画片。现在,一个新兴市场将卡通形象印制在衣服上售卖。我们知道,服饰买卖市场和卡通动画片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市场,华特-迪士尼当初在设计米老鼠时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要去卖衣服,并且服饰市场在销售印有米老鼠形象的衣服的同时还乘机宣传了迪士尼形象,促进了迪士尼动画的大卖。所以由此得出的结论是:这种行为完全不侵权,迪士尼公司应当鼓励才对。


此谬论的症结在于:产品市场的定义被进行了不当限缩。为何游戏的著作权审美价值只能从卖游戏软件、道具的市场中回收,而不能从一场由游戏画面构成的美轮美奂的直播中回收?本文在序言中介绍电子游戏概念时已经讲到,电子游戏是代码(Code)+画面(Visualfeedback)+互动(Interaction withusers interface)的组合体游戏画面、视频是游戏的核心要素,除了买卖游戏软件,将游戏视频、画面做周边、拍电影、做直播都是“游戏市场”的题中应有之意。


4.2游戏直播市场和游戏电影市场的类比


有些学者已经提到游戏可以有自己的衍生市场,比如游戏改编的电影产业。此时的衍生市场应当向原市场索取授权,否则将不当利用原游戏市场的版权。但按照前述反对者的逻辑,游戏就是为了供给用户娱乐、玩。既然玩家在电影中不能获得交互式的体验,这也就不会代替原有游戏市场。显然这个推论是站不住脚的。从这一归谬中可以看出,若认可游戏在改编的电影作品中应当分的一杯羹,那么同理直播市场也没有理由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直接使用游戏画面。也有专家曾提及与电影作品相类比的不恰当性,其理由主要是“电子游戏并非是供公众单纯依靠视听觉进行被动欣赏的作品,而是高度依赖于每名用户个性化并具有互动性的参与。” 笔者认为,该理由没有注意到游戏在著作权法上的司法定性。游戏作品的确有互动性和参与性的成分,但通过国内外判例来看,法院并没有因为游戏的“互动性和参与性”而否定其构成著作权作品,法院甚至认可具有故事情节的部分游戏可以构成类电影作品。[14]这恰恰说明司法实践实际上承认了游戏的审美价值。因此,对于同样是著作权法下具有审美价值的作品客体,应给予同等地位的保护,而不应该在逻辑上区别对待。[15]


4.3游戏制造商的回应


其次,从游戏产业的现状看,很多游戏厂商将“直播”明确视为自己著作权下控制的市场。无论是通过合同手段(用户协议)还是用技术手段(当被直播时文件即自动关闭),都采取了相应措施防止用户公开传播其画面的行为。比如,暴雪公司就直接在用户许可协议中禁止用户制作和传播演绎作品、商业目的利用游戏作品等。[16]微软公司用户许可协议许可游戏用户使用和展示游戏内容或基于该内容制作演绎作品,但是仅仅是“个人的、非独占的、不可转让的”使用。[17]此外,本文开头提到任天堂将Angry Joe在YouTube上对任天堂的游戏解说视频封禁事件。事件发酵后,游戏《战神》的制作人Cory Barlog对此事回应道,“任天堂对视频分成收费的政策很不明智,但是得尊重他们,因为这是他们的内容。”[18]而国内,网易和腾讯游戏事业部在用户手册中均列明类似“电竞游戏平台个人网络直播的行为,必须要经过腾讯公司的授权”的申明。[19]所以,从实然的角度看,游戏产业将直播市场作为自己商业市场的一部分已然成为行业惯例。

 

腾讯游戏许可及服务协议

image008.jpg


image009.jpg

网页游戏用户协议,注意最后一句

 

4.4限缩范围下的市场替代可能性


退一万步讲,即使把当下游戏市场范围限缩为“游戏玩家购买/下载游戏所产生的交易市场”,我们依然可以举例说明,游戏直播可能对这类市场有直接的替代性的影响。《星际争霸》、《守望先锋》、《刺客信条》、《最终幻想》、《巫师系列》等游戏作品的叙事力和剧情性非常强。例如《巫师系列》系根据波兰小说家的文学作品《猎魔士》改编而来,其画面中体现的细腻写实的奇幻风格是游戏的一大卖点。如果主播在直播过程中把人物所有的故事线稀疏剧透殆尽,很难说观众在看完直播之后还会愿意花高价买下一整款游戏。这也是为什么游戏开发商推出新游戏时的宣传画面仅仅是游戏前传或者游戏动态画面的一部分而不是游戏所有的情节。


下图是《巫师系列3:狂猎》的游戏介绍视频截图,从该截图中即可以看出游戏画面表达的奇幻叙事风格。假使这些故事情节被游戏直播悉数曝露,游戏本身表达的《猎魔士》精神、主人公“杰洛特”内心的变化挣扎和几度杀戮的具体过程都将被欣赏殆尽。在YouTube游戏直播视频的评论区内,已经有玩家表示因为在直播中看到了游戏的整个画面,游戏本身的吸引力减少,自己可能不会再去花高价购买巫师游戏。 

替换3-1.png

《巫师系列3:狂猎》视频解说截图


综上,除了理论层面,“直播市场”在实践的层面已经充分被证明存在于游戏商家的盈利版图中。市场替代性问题是个伪命题,它产生的根源就是提问者先验得预设了著作权人的游戏市场仅仅只有买卖游戏软件这一块内容。此外,退一万步,假设现实中游戏市场中还没有诞生直播,现有的很多叙事性游戏在经过播放后也会损害到原先游戏市场的收益,产生一定的替代性作用。


总结而言,在转换性使用这一原则的检视中,游戏直播即不能构成对原游戏内容上的转换,也不能构成对原游戏功能上的转换,且不会不当占用本应属于游戏制造者的市场份额。综上,游戏直播行为并不能构成转换性使用。

 

四、结语:行业间版权许可及有序发展


经过上文对转换性使用标准的检视,已初步说明其不构成合理使用的理由。回到合理使用的出发点来看,除了促进文化传播,让直播行为产生的巨额利益反过来促使游戏设计更为欣赏性、趣味性,规避维权的内在成本也是其考虑的因素之一。而在许可使用成本较低的情况下则会在政策上更少的偏向允许合理使用。游戏直播中对于单个玩家直播行为的授权成本高昂,但对于大型直播平台的整体授权是可以降低谈判成本的。


此外,从直播的商业模式而言,游戏画面本身和游戏主播对最终的收益都有贡献,两者缺一不可。[20]目前而言,游戏直播市场的商业模式主要是通过内容输出获得流量,从而获得广告收益。这部分流量变现除了广告外,还包括平台会员充值、竞价排名、垂直电商等。此外,观众对主播的打赏在分成后也是平台的一部分收入来源。[21]



替换4.png

小苍游戏直播中植入的硬广


诚然,直播带来的所有收入并不应全部归属于游戏制作者,毕竟,游戏玩家对视频成果的最终展现付出了自己的智慧结晶,直播平台也在宣传、带宽、视频工具等方面做出了扩大公共接触面的贡献。现实当中,可以采取游戏玩家和游戏制作者协议共享分成的模式,按比例来分配收益,而比例可以让自由市场去调解;直播平台和游戏开发商之间也可以用交叉许可的方式利用、推广游戏作品,甚至游戏开发商拿自己手中的“版权牌”与直播平台手中的“推广牌”相互置换也未尝不可。在激烈的初期竞争后,市场会让动态博弈的各方形成相对稳定的抗衡状态,从而让游戏直播行业在有章可循的状态下良性发展。如果仅仅因为一个最终画面中可能存在玩家、平台的的贡献而直接否定这个成果的基础——游戏本身的话,是极为不公平也是荒谬的。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注 释:

[1] “A video game is an electronic game that involves interaction witha user interface to generate visual feedback on a video device such as a TVscreen or computer monitor.” 来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Video_game;最后访问时间:2017年11月24日

[2]《网络游戏直播侵权纠纷调查游戏授权问题未受重视》,来源:http://www.chinanews.com/sh/2017/11-24/8384227.shtml,最后访问时间:2017年11月24日

[3]如何看待任天堂警告知名视频解说侵犯版权事件?知乎,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324760;最后访问时间:2017年11月24日

[4]《Riot总裁谈Faker被侵权:坚决制裁直播侵权行为》,来源,http://lol.duowan.com/1503/289223607452.html;最后访问时间:2017年11月24日

[5](2015)粤知法著民初字第16号

[6]《美国著作权法中合理使用的"合理性"判断标准》,吴汉东,“我国著作权法仅对合理使用的具体类别作了原则性规定,且司法实践积累的经验不多,学界也未形成理论化、系统化的学说观点。”来源:http://www.iolaw.org.cn/showNews.aspx?id=9163,最后访问时间:2017年11月24日

[7]《知识产权法的经济结构》,威廉-兰德斯;理查德-波斯曼,北京大学出版社,p137-p148

[8]《知识产权法的经济结构》,威廉-兰德斯;理查德-波斯曼,北京大学出版社,p139

[9]《伯尔尼公约》第9条第(2)款, 《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条款)第13条, 《WIPO版权条约》第10条

[10]事实上,国际条约必须规定得模糊、笼统,且仅规定最低标准,否则无法统一各成员国立法。

[11]《电子游戏直播的著作权问题研究》王迁 http://www.tisi.org/Article/lists/id/4539.html;最后访问时间:2017年11月24日

[12]《知识产权法教程》(第五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王迁,p221

[13]王莘诉谷歌、北京谷翔侵犯著作权纠纷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来源: http://bjgy.chinacourt.org/paper/detail/2013/10/id/1230596.shtml最后访问时间:2017年11月24日

[14]美国案例:Stern Electronics, Inc. v. Kaufman, 669 F. 2d 852 - Court ofAppeals, 2nd Circuit 1982;中国案例:(2016)沪73民终190号

[15]  有学者在文章中提及,“如果在直播时未能屏蔽其中的音乐,至少不构成对音乐的转换性使用,因为在游戏直播中对音乐的传播,与在其他情况下对音乐的传播并无区别,都导致受众可以欣赏音乐本身的美感,因此可以起到替代原作品的作用。”因此,若游戏中构成著作权作品的部分是不会落入合理使用的,那么已经整体被认定为类电影作品的游戏在此种情况下也不会落入合理使用。

[16]暴雪《终端用户协议》,来源:http://us.blizzard.com/en-us/company/legal/wow_eula.html (last visited December 23,2015). 最后访问时间:2017年11月24日

[17] Xbox 《使用协议》来源:http://www.xbox.com/en-US/developers/rules; 最后访问时间:2017年11月24日

[18]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324760;最后访问时间:2017年11月24日

[19]《网络游戏直播的著作权问题研究》,祝建军,《知识产权》 , 2017 (1) :25-31。

[20]《认真对待游戏著作权》崔国斌,中国法学网,来源:http://www.iolaw.org.cn/showNews.aspx?id=49955,最后访问时间:2017年11月24日

[21]斗鱼TV、战旗等直播平台如何盈利?知乎,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115880;最后访问时间:2017年11月24日

图片来源 | 网络

  • “江小白”赢了(附最高法再审判决)

    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果,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重磅发布 | 2017年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

    由知产力与IPRdaily联合推出的2017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正式发布!本次活动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旨在对2017年度我国知识产权代理服务行业进行回顾与总结。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